乒乓球的前世今生

1979年平壤第35届世乒赛上,匈牙利队夺回了阔别27年的男子团体冠军奖杯,他们出奇制胜的一宝便是使用了“快速胶水”。据说是克兰帕尔在一次比赛中偶然发现重新粘贴的海绵具有魔术般的效果,击球时速度和旋转都明显增强,这一“秘密武器”很快便被各国运动员所周知和掌握,并成为乒乓球厂商的一大生意。“快速胶水”的玄机在于,其中的有机溶剂快速挥发时能渗透到球拍的海绵层,使细小的微孔结构充气和鼓胀起来,海绵层因此增厚3%~10%,“贮能模量”提高30%,“损耗模量”明显降低,击球时更富有弹性和容易“透板”。至于发出的声音格外清脆响亮,其原理可以追溯到“气穴”现象和“水锤效应”。不过这种“灌胶”的威力只能持续一两个小时,以至运动员在比赛中不得不多次反复刷胶。乒乓赛场从此也像备有“吸烟室”一样专门开设了“刷胶室”,供参赛者冒着刺鼻的气味“临阵磨枪”。

“快速胶水”对健康的危害和对环境的污染很快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国际乒联1995年初宣布禁止使用含有卤化物、苯环、己烷的有机黏合剂。同一年在中国天津举办的第43届世乒赛上,韩国“弧圈王”金泽洙因球拍被查出使用违禁胶水而取消了参赛资格,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球拍吃了”而遭受处罚的运动员。随着近年来不断出现“快速胶水”危害运动员健康的个案,曾经歧见纷纭的乒乓球界逐渐统一了认识,所有挥发性有机胶水将从2008年10月彻底禁绝。

1936年在布拉格举行的第10届世乒赛中,奥地利队与罗马尼亚队争夺男子团体冠军之战进行了31个小时,因时间过长只能分3个晚上进行;波兰选手欧立克和罗马尼亚选手巴奈斯1分球打了1小时20分钟;罗马尼亚和法国选手苦斗6个半小时未见分晓,只好抽签决定胜负。为改变这种冗长乏味的乒乓“马拉松”,国际乒联采取了限制比赛时间的措施。1937年第11届世乒赛中,美国选手阿隆斯和奥地利选手普里斯,因在决赛中超过了1小时45分钟的时限而被判犯规,致使当年女单冠军空缺,直到2001年才给二人“”并追认她们并列冠军。不过,六十四年后的世界乒坛局面恰好颠倒了过来。在大板劈杀、高速爆冲、刁钻发球、弧圈快攻所主宰的竞技平台上,对阵双方往往交手二三回合就“速战速决”,观众来不及看个明白便胜负已定,使比赛同样变得索然无味。1999年国际乒联在哥本哈根专题研究“如何使乒乓球更有魅力”。过去曾经唯恐乒乓球“太慢”,如今迫切需要解决乒乓球“太快”的问题了。

新世纪伊始,国际乒联大刀阔斧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38毫米球换成40毫米球,开启了乒乓球的“大球时代”。这一改革的目的是把乒乓球令人生畏的飞行速度和旋转速度都降下来,增强比赛的对抗性和观赏性。有人曾提出加大球台、加高球网等办法,相比之下“小球换大球”更智慧和有效。40毫米“大球”的体积增加了16.6%,表面积增加了10.8%,使球在空气中的阻力增大,飞行速度下降了13%;“大球”的直径增加了2毫米,重量从2.5克变为2.72克,使得转动惯量增大,将旋转性减弱了21%。由于乒乓球的质量都集中在远离重心、厚度仅为0.4毫米的薄壳上,所以球的尺寸改变对旋转的影响特别敏感。此外,由于重量增幅小于体积增幅,使“大球”比以前“变软”而弹性降低。2001年在大阪举行的第46届世乒赛上首次启用“大球”,运动员的接球率与回合数明显增多,银白色的飞行弧线无论在比赛现场还是电视机里都更加清晰可见。

2003年巴黎举行的第47届世乒赛曾经让体育界一片哗然。奥地利选手施拉格在赛前曾对记者说,“中国队能像吹蜡烛那样灭掉一个个对手,现在轮到我挨打了。”然而中国队压根没有取得夺冠的资格,而是施拉格获得了男子单打冠军。一代乒坛明星瓦尔德内尔、佩尔森、盖亭、庄智渊等全都纷纷落马。这一戏剧性的结果和首次施行11分制不无关系。2001年,国际乒联大胆废除了沿袭百年的21分制,改为现行的11分制,这一重大决策显然出自“老谋深算”的数学头脑。

如果随意投掷一枚硬币来统计正反面朝上的频率,就会发现投掷的次数越多,结果越接近真实的概率,这便是“大数定律”所揭示的法则。乒乓球比赛中,高水准选手获胜的概率显然更高,比赛分数越多越能“兑现”这一概率。和21分制相比,11分制意味着更多的“偶然性”,包括擦边球、擦网球、裁判失误对比赛结果影响的“比重”。德国国家队教练舍普的统计表明,21分赛制中打到20平的概率为7.1%。施行11分制后,打到10平的概率为16%。尽管局数增加到7打4胜能起一定平衡作用,但44分的“样本”是不能和63分相比的。国际乒联的良苦用心在于,降低顶级选手“稳操胜券”的把握性,增强比赛的悬念性,从而调动更多选手冲击冠军的积极性。乒乓球运动的生命力毕竟来自各国的激烈竞争和全世界的热情参与。

至于“无遮挡”发球规则,应该算是和“大球”、11分制“成龙配套”的改革措施,这也是1984年关于球拍两面必须分清“红与黑”的规则延续。“只准明枪,不许暗箭”,“球与两个网柱所构成的虚拟三角形之内不得有任何阻挡物”,这一规定同样为了扭转“比赛等于比发球”的扫兴局面和“三板斧”定胜败的乏味表演。

生产一只小小的乒乓球需要30多个工序,重量、体积、圆度、硬度、弹性都要经过科学检测,达到严格标准。仅中国一年就生产乒乓球3亿多个。球拍的海绵层是不同规格性能的发泡橡胶,厚度不能超过0.4毫米,外面贴着“攻守有别”的正反胶皮。底板材料的85%仍是天然木材,制成5夹板或7夹板。玻璃纤维、芳纶纤维和碳纤维的精心编织与巧妙使用不断提高球拍的强度、弹性和“底劲”并扩大“甜点”。带滚轮的整体折叠乒乓球台无论弹性均匀度、表面摩擦力、色泽光洁性都形成了系列标准,台上安装的微型麦克风将击球和弹跳的声音清晰传送到赛场每个角落;拟人化的四轮驱动发球机则像一个陪练的乒坛高手,能按电脑设定的程序接受遥控器指令,每分钟发出近百个不同速度、旋转、落点和弧线的球进行辅助训练。现代科技为为乒乓球设备增添的新景观每年都层出不穷。

在我们居住的“大球”上,4000多万人在打一种发出乒乓之声的“小球”,这是一个美妙的奇迹。当今已有170多个国家在国际乒联正式注册。设施简单经济,运动可急可缓,男女老幼咸宜,乒乓球能成为风靡世界的体育项目和中国第一大运动,自有它成功的原因。从乡村学校孩子们用砖头水泥砌成的乒乓台到无限风光的奥运会领奖台,金字塔有了坚实的基座,才能有辉煌的顶尖。(下)

乒乓球的前世今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